福建省立医院方主亭医生

时间:2019-08-09 05:08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在始终明亮的手术室内,一场接着一场的手术,让医生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,只有困了累了,才知道该下班了 许多人知道医学里有外科、内科,却很少人知道介入科。介入是现代医疗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始终明亮的手术室内,一场接着一场的手术,让医生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,只有困了累了,才知道该下班了

  许多人知道医学里有“外科”、“内科”,却很少人知道“介入科”。“介入”是现代医疗产物,它依靠医学影像设备做引导,利用穿刺和导管进行诊疗。对于病患来说,这意味着穿一个很小的口,去治大病或者疑难杂症,而且只要局麻。

  不过,“医学影像”意味着辐射,这不是那种可以轻易“消化”的伤害,病人接受的是短暂的辐射;做介入的医生,意味着经年累月地承受辐射。

  4月20日上午9点13分,省立医院导管手术室,第一台手术开始,医生第一次踩下开关,黄灯亮起,辐射开始;之后,老陈和小方轮番上阵,9台手术结束后,已是傍晚6点30分,全程无休。其间预警辐射的黄灯开启多少次,已无法计算。

  超过12个小时的跟班,记者体验了30斤铅衣的笨拙,也品尝了乏味的午餐,而这一切,只是介入医生普通的工作日。

  因为射线的缘故,这里的手术室被铅墙和铅玻璃包围,与世隔绝,连穿透力极强的射线,都被严实地关在手术室里。

  “我要踩下去了,你们要不要出去?”老陈提醒我们。手术台下,有个脚踩开关,踩动后,黄灯亮起,病人身体的透视影像呈现在屏幕上,这意味着辐射开启。虽然记者和医生们穿着同样的防辐射铅衣,但他们还是认为“能少一点,就少一点”。

  手术室里一般是一到两个医生,用很细的导管和导丝在病人身体内穿行。导管走到身体的什么地方,走的方向对不对,全靠屏幕上的透视影像判断。有时,导管会放出一阵“烟雾”,那是造影剂。通过“烟雾”可以看清病灶的形态。然后,医生们盯着图像,开始手上的“针线活”。

  病人在手术过程中一般是清醒的。老陈偶尔会和病人交流,甚至抛出冷笑话,缓解紧张气氛。

  手术室内外的互动很多,一般是通过麦克风传话。但是,由于常年协作,默契度很高,他们常常用眼神和手势交流。手术室外,人们常常是跑步的节奏,才能配合得上里面的医生。慢了,医生是会开骂的。手术室里,医生静静地做事,偶尔也有讨论,说的均是医学术语,语调很平和,比如,“要不要送个鞘进去?”“不要放,越放窟窿越大……”

  “射线首先会影响腺体,所以,要把腺体保护好。要保护骨髓,还有生殖器官。”旁边的技术员林秋萍解释说。

  比起一般的手术医生,介入医生多了几件装备:铅衣、围脖、铅帽、铅手套。整套重约30斤。这些,是在辐射环境下保护医生的装备,大约能挡掉50%的射线。这些装备,又闷又重,记者穿着半小时后,就觉得背部酸痛。而医生做完一台手术,身上就会被汗浸透,就得脱下衣服,换一身干的。

  所以,有时医生为了更舒服地做手术,许多防护能省则省,比如铅帽。4月20日全天,没有医生戴这种沉重的帽子。www.973777.com,年纪最大的陈良生最过分,连围脖都不戴,甲状腺在射线环境中没了保护。

  “辐射量?可以计算的,但麻木了,算了也没用。今天就两个医生,算不算,一样都要上台。”

  “干这个,就不能太计较,计较就没法干了。我们是连班,正常到了下午3点要下班了,但可能‘正常’吗?”

  “放射假有啊,一年有一个月……但没休过,这里一个萝卜一个坑,你休了谁来替?”

  中午12点,手术间隙,参与手术的所有人窝在狭小的储物间吃饭。记者和医生们闲聊了起来,因为记者的探班,医生自己掏钱买了好吃的盒饭,而平时他们都吃食堂送来的盒饭。

  老陈60岁,说话直接,大包大揽。他说治好一个病人,看着病人活蹦乱跳地离开最有幸福感。当问及“什么事最难忘”时,回答是“把病人搞死时最难忘”,再问下去,所谓“搞死”,是同情病人但无力回天的情况,“哎,医学真是不完美。”老陈说,有时候实在救不好病人,眼泪都会掉下来。

  小方36岁,是名博士,也是文青,喜欢用散文的形式科普今天的病例,用手机拍些写意的照片,甚至写诗。当天,所有手术都做完了,方博士却坐在电脑前琢磨怎么向大家介绍今天的一台手术。于是,他借用了最近很火的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翻看过去的文章,他几乎把各种时事热点都写进介入手术病例了:铁帽子王、DUANG、大老虎、大白……这一切,都是为了让病人和同行更有兴趣了解介入。

  手术做完,天黑了,小方不放心今天做过手术的病人,跑到病区一个一个地问过去。

  背景:周一,海都记者在省立医院进行12小时的跟班采访,体验介入科医生的一天,近30斤笨拙的铅衣,乏味的午餐,其间预警辐射的黄灯开启多少次,已无法计算。

  在跟访时,手术间隙,陈良生医生接了一个免提电话。电话那头,朋友说,家人急腹症,痛个半死,送到医院,医生开了一个20多厘米的口子,才找到是尿道破裂。“你说,现在医学都这么发达了,什么检查不能做,还需要开20多厘米的口子。我要告医院!”

  一听,老陈就急了,几乎是吼回去的:“我告诉你医生没有错!你要允许医学的不完美!”老陈说这话时有些咬牙切齿。他告诉朋友,当时,病人痛得半死,无创的检查可能要2~3天才有结果,到时候家属又说医生是脓包,病人痛成这样都束手无策。搞不好,痛得人都有可能没了。剖腹探查是当时最有效的处置。

  如今医患关系紧张多少与人们对医学的误读有关。随着人类寿命不断延长,医学不断发展,于是,人们对医学有一种幻觉,认为医学无所不能。只要拥有了最先进的技术,最好的设备,就可以让人起死回生,只要肯花钱就能治好病。人们对医学期望值越高,一旦治疗效果没有达到病人的预期,或者治疗过程达不到患者的理想,医患之间就可能由“同路人”变成“陌路人”,甚至成为“仇人”。

  有不少医闹事件,都是因为病患不了解病理就“想当然”。在电视剧《心术》中,有一位妈妈,因为身患多种病需要做多次手术,开多次刀,结果她的儿子就向媒体投诉,说“把我的妈妈当马路,划拉一下就是一口子,划拉一下就是一口子”,结果掀起轩然大波,差点毁了一个好医生。而这样的例子,在现实生活中也并不鲜见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三星s9和s9+哪个好些啊 扶桑是什么意思 人民快评:维护网络空间清爽“ 著名评论员杨羽简介 求搞笑经典台词 如你以为四海
大森林论坛| 公牛网络心水论坛| 白小姐旗袍1一2彩图| 4987开奖资料直播查询网| 王中王|香港|| 香港马会正救世网| 白小姐现场开奖记录| 2018年开奖记录手机版完整记| 管家婆中特网综合玄机| 香港彩图信封正版挂牌|